話說昨天晚上王先生休假,本來想說可以好好的規劃一下晚上的時間,是要吃大餐、到社區club運動還是要去逛街,沒想到王先生居然說他晚上還有一件事情要處理,只要30分鐘就好。「好吧!」我是個「心胸寬大」的老婆,粉容易原諒這種小小的意外的。

    到了他跟人家約的地點,我好整已暇的在車上玩著手機裡的賽車遊戲,這種練手指的運動還真不適合超過30歲的人類,一直跑出線外,半個小時粉快就過去了,沒動靜…一個小時也過去了,還是沒動靜…遊戲已經從賽車換成超級馬力、再換成了高爾夫…一個半小時到了,總算出來了,嗯…我要維持我寬容大方的老婆形象,冷戰兩分鐘就原諒他了。(因為他說要補償我,不過,千萬別以為女人這麼容易就消氣了)

    天色已晚,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了,那就回家散步吧!還有一個月就要搬家了,水蓮大花園可是要好好的珍惜、充分的利用,但是…王先生的電話又來了,掛了電話,隨口跟他聊了兩句公司的事情,怎麼一點回應都沒有,一轉頭原來在PDA上記事情,記了好一陣子才放下,之後居然直接說「我們去散步吧!」泥老婆我之前講話是講到異次元去了嗎?老婆講話就算泥在忙好歹也吭一聲吧,不然泥忙完也應該先問聲「sorry,泥剛剛說什麼」吧!

    這下子新仇加上舊恨,這個夜晚的心情非常的波濤洶湧!!(後來王先生說他也是)

    「因為在乎,所以計較!」常常我們在學校或公司是一種人(也許是好好先生/小姐),回到家裡卻又是另外一種人(也許是恰北北),就是因為我們對同學/同事跟對家人的期待跟要求不一樣,表現出來的態度也就不一樣;我們對同學/同事也許只期待一種最基本的人際互動,泥不犯我‧我不犯泥,所以感覺大家都粉客氣粉好相處,而回到家裡可就不是這個樣了!面對最親密的家人,我們充滿了許多高標準的期待,泥應該是可以包容我的、泥應該是善解人意的,尤其是善解我意的,泥應該最在乎我,所以要時時體查我的需要的…哇!那麼多的要求,萬一有一點沒做到(這可是常會發生的),可就不得了了,結果變成本身的小缺點因為外人不那麼在乎泥,所以不會挑剔;而家人對泥期待太深,反而把缺點舊放大了,最後心理的感受變成「怎麼外人可以體諒的,最親密的家人卻不行呢?」

    這實在是太詭異了,本來的好意到最後卻變成了摩擦的原由,不可不慎阿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essie12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